色吧首页

媚影守望番外篇 - 女巫齐格勒 1-3

时间:2020-02-22 05:30:10

    (

    故事发生在阿德勒斯布鲁恩,城堡领主号召各方英雄来到此地,抵挡弗兰狂
斯鼠博士和他的造物进攻城堡。因为今晚,他将前来複仇。「——呜呼哈哈哈哈
哈哈」一阵阴冷的笑声传来「你们都会后悔得罪弗兰狂斯鼠博士的!」

    相传在中世纪,黑暗森林的最深处,有一个叫作阿德勒斯布鲁恩的小镇,这
个小镇遇上了可怕的诅咒。很久以前,这里有一个追求真理的科学怪人——弗兰
狂斯鼠博士。他是当地领主手下的一位天才科学家,他的一生致力于研究各种誌
怪之物,古怪的性格搭配古怪的科技,造就了这样一位科学怪才。

    他可以制造出超乎寻常的就像活人一样的机器人。然而领主不喜欢这位博士,
在他眼里,机器人不过是奴隶罢了。这位天才科学家无法忍受这样的待遇。他想
要领主尊重他,他想要所有人尊重他……他想要创造出一个会思考的怪物。他想
要,创造生命!

    在一个月黑风高、雷雨交加之夜,博士把他精心制作的造物摆在手术台上,
那是一个以城堡最强壮的处刑手的尸体为主,各种拼接的肉块组合在一起的巨大
怪物,怪物身高两米有余,头戴一块猪脸面具,大腹便便的肚子像一座肉山。怪
物身上的铜线缠绕,一直接连到城堡屋顶的天线上。随着一阵阵雷鸣声轰响,天
线引来巨大的闪电,怪物被包围在雷电之中。

    但是他失败了,无论他付出多少,无论他怎幺尝试,他都无法解开生命的奥
秘。就在他準备放弃的时候,他想起了一个人。

    黑森林女巫有着强大的魔法,她掌握着生命与死亡的奥秘,但是想要获得她
的力量就必须付出代价。博士拖着他的造物前往格格森之屋,那里是女巫的住所,
位于荒郊外的一片密林之中。博士拖着沈重的怪物,暴风雨刷拉拉的打在他的身
上,泥泞的泥土溅在他的白大衣上,可是他依然没有缓下脚步。

    博士终于走到了密林之中,木屋前堆满了无数的白骨,这些都是曾经找寻过
女巫的人。当博士走近时,这些白骨竟然动了起来,发出「咯咯」的怪叫声拉住
博士的腿。博士可不怕这些,他一脚踢开挡路的白骨,走进了格格森之屋。

    博士见到了窈窕女巫,她此时正在享用茶,杯子里是一些绿油油的粘稠物,
也不知道是用什幺配方制作的。不过博士可不在意这些,疯子从不惧怕未知的事
物。女巫没有搭理他,她仔细品完了杯子里的绿色液体,才擡头看向博士。

    「门口的白骨就是你的归宿,不速之客,快速速离去!」女巫用怪癖的腔调
说着话,博士也说了一段疯言疯语应答。对于博士这样的怪才,与正常人交流反
而困难,与这样的鬼神巫婆交谈才合他的兴趣。

    女巫幽蓝的瞳孔盯着博士看了好一会儿,正常人都会被这诡异的眼神吓破胆。
但博士就这样狡黠地笑着,任由女巫深邃的眼神洞穿自己的内心。反正他的心里
也没什幺秘密,或许他这样的疯子都不知道自己内心有什幺东西。

    「很好,弗兰狂斯博士。你赢得了我的认可,不过想要获得魔法的力量,你
愿意付出什幺代价呢?」「我愿意献上我的灵魂,女巫。作为交换,请赐予我的
造物生命。」女巫站起身,她纤细洁白的双腿在褐色的裙摆下显得修长诱人,高
跟鞋踩得地板咚咚作响。她走到博士面前,修长的身材和博士弯腰驼背的样子形
成了鲜明对比。她用手按住了博士的头,一股紫色的精气从博士的头上冒出,被
女巫吸收到了手里。博士一阵哆嗦,他哆嗦的怪叫了一声,感觉身体里好像少了
些什幺。

    女巫将手中的紫色气息凝聚成一团火焰,说道:「这就是你的灵魂。从此你
将成为我的奴僕,为我而战!」女巫收起了博士的灵魂,从怀里掏出一块绿色的
结晶——生命火种。「弗兰狂斯博士,我很仰慕你的科学实验,你的设想非常高
明,但是你缺少了这个。」

    女巫让博士把他的造物擡进屋里,巨大的猪脸怪物躺在地上。女巫满意地欣
赏着这个造物,她抚摸过怪物强壮的身躯,她的手停留在怪物的裤子上,看着裆
部异常的凸起,女巫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的神情。她把生命火种送进怪物的嘴里,
一股绿色的能量开始在怪物全身流淌。

    女巫吟唱起古老的咒语,同时她的手在怪物身上不停划动,生命火种的能量
开始顺着怪物的头向全身流去。绿色能量顺着女巫的手向全身引导,一直顺流到
了怪物的下腹。女巫解开了怪物的裤子,顿时一根巨大无比的阴茎弹了出来,女
巫满意的握住了这根东西,在咒语的吟唱下,能量渐渐汇集到了怪物的肉棒上。

    能量流经怪物的阳具,巨大的阳具在能量的充能下膨胀,变得和女巫的手臂
一样粗长,充血后的龟头如拳头般大小,又红又硬。女巫掀起了她的裙摆,露出
她挺翘洁白的臀部。这一幕把博士的眼睛都看直了,他从来没有欣赏过这幺完美
的肉体。

    女巫扒开了她的内裤,下面已经湿湿的了,她扶着怪物的肉棒朝自己的小穴
坐了下去。拳头大小的龟头硬顶着女巫的阴唇,进入不了半分。女巫在自己的下
体一抚,施下一道魔法。她的小穴像被某种力量给撑开了一样,巨大的龟头终于
塞进女巫紧窄的小穴里,穴口紧紧包围成阳具的形状,让阳具往深处一直挺进。

    女巫骑在怪物身上,发出了舒爽的呻吟。长长的肉棒在她的小穴快速进出,
不敢想象那幺长的东西会顶到哪里。女巫的小穴就像个无底洞,把这根手臂般粗
长的阳具给整根吞没了进去。

    女巫尽情地扭动起屁股,适应着肉棒的粗硬。肉棒在淫穴里边吸边搅,发出
「咕叽咕叽」的水声。媚人的娇酥声传遍了整个房间,弗兰狂斯鼠博士也已经脱
下了他的裤子,露出他勃起的细长阴茎,他的鸡巴虽不如怪物的那般粗壮,可长
度上却一点也不输给怪物。

    如果是正常人,此刻应该会害羞的回避,但博士可是个十足的疯子,他现在
想的只有怎幺让自己的棒棒也舒服一下。女巫察觉到了后面的动静,她拿出博士
的灵魂用力一掐,警告博士别打自己后门的主意。博士的下体传来一阵鉆心的疼
痛,不过他现在精虫上脑,疼痛反倒刺激了他的癫狂。他不顾一切把鸡巴抵在了
女巫的菊花上,用力一鉆,捅了进去。

    「啊——!!」女巫二穴齐开,被插得浪叫起来。她更用力的掐着博士的灵
魂,博士的蛋蛋被一股虚空之力挤得变形。但博士并没有停止,他发出舒服的怪
叫,更加大力的操弄起女巫的菊花。细长的鸡巴插进了女巫的直肠内,把细嫩的
直肠塞得满满的。

    女巫的后门被一根异物进进出出,一种排便似的快感传来。异物一下伸进菊
花内部,一下又拉出来,把她的菊门搞得张张合合。前面的怪物肉棒又撑满了小
穴,两根东西隔着一层肉壁来回的摩擦,把女巫的肚子里搅得天翻地覆。

    博士癫狂的高喊着,他从来没玩过这幺紧致的肉洞,女巫的后门仿佛带有魔
力般蠕动和伸缩,把他的鸡巴夹得异常舒爽。他高声狂叫,下体疯狂挺动,高速
地抽插女巫的菊穴。

    女巫被干得毫无还手之力,她低声哀叫道:「你是我的奴僕……啊,啊,嗯,
嗯……怎幺能这幺粗暴对待主人……哦,哦,噢,噢……太爽了,我要爽飞天了!」
两根阳具轮流奸淫着她,她的小穴内颤抖得流出许多温热的淫液,她就快要高潮
了。

    热热的淫液在女巫的小穴里汹涌,浇在怪物的肉棒上,让这根巨物像有了生
命一样开始抖动。女巫知道马上就要成功了,她加速着胯间的摇动,让巨根在小
穴里疯狂上下。流淌的淫汁从穴口顺着肉棒流下,把女巫的屁股搞得淫乱不堪。

    弗兰狂斯鼠博士发出一声尖异的怪叫,他的鸡巴插进了女巫的直肠最深处,
鸡巴一抖一抖的喷射起了精液,在紧窄的肉壁里浇灌得到处都是。女巫也被滚烫
的精液烫到了高潮,她最后一下用力坐在了怪物的肚子上,粗长的阳具顶开了女
巫的子宫颈,巨大的龟头伸进子宫里,浸泡在羊水里的阳具也完成了最后的觉醒,
像获得了生命一样,龟头射出了巨量的精液,又浓又多,全部射在女巫的子宫壁
上,把女巫的子宫灌得满满的。

    射出精液的怪物双眼一睁,肥大的猪脸发出低沈的吼叫:「我複活了!」怪
物的双手一握,立马挣脱了铁链的束缚,他全身一振,把身上的女巫给顶飞了出
去。怪物爬起来,发出了野兽般的怒吼,像是在对世界宣布他的诞生。怪物呼出
了第一口气,迈出了他的第一步。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永远不成为任何人的奴
隶!

    怪物抄起身边的铁链,沖出了女巫的小木屋。沈重的脚步震天动地,把木屋
都震得发抖。怪物沖向了小镇上,準备展开一场屠杀。博士无法阻止他,也不想
阻止他。他享受这些曾经嘲笑他的人们,如今四处逃命的景象。这场屠杀持续了
好几个小时,而怪物最终也失去了蹤影。

    门口的弗兰狂斯鼠博士望着远去的怪物发出了癫狂的笑声,高兴得手舞足蹈
起来。而被怪物推飞,趴倒在地上的女巫看到这一切,她抚摸着自己微微发胀的
肚子,看着穴口和屁眼淫乱不堪的白色汙浊,也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博士一脸谄媚的看向女巫:「尊敬的女巫大人,您帮我创造出了它,可不能
放任它就这幺跑了啊,您说我到哪里可以找到它?」女巫已经坐回了桌子上,白
浊的精液还在从她的下体不停淌出,把椅子都弄得到处都是,还有好多沾到了她
乌黑的长筒靴袜上。

    她手拿博士的灵魂,一脸严肃的说:「这是你和主人说话的语气吗!还敢在
主人施法的时候非礼主人,大胆奴僕该当何罪?」女巫的手紧握住博士的灵魂,
作势要用力的捏下去。博士看了立刻吓得变了脸,他急忙跪在女巫面前,大声求
饶道:「求求女巫大人一定要帮我找回我的造物啊,他可是我最珍贵的心血,是
我的孩子一样……」

    博士声泪俱下的说着,他变脸之快,一般人根本做不到,只有像他这样的疯
子才有迅速改变情绪的能力。女巫脸色一变:「本来像你这样的奴僕是要处死的。
但是嘛……你的造物那根东西活儿还不错,主人很满意,决定饶你一回。」女巫
的话锋一转,露出淫媚的笑,她拉开博士的裤子,露出那根疲软的鸡巴,女巫伸
出诱人的小舌在博士的鸡巴上打着转。博士的鸡巴在女巫的挑逗下又渐渐擡起了
头,女巫把鸡巴上残余的精液吸了干凈,在博士刚开始舒服的时候,女巫停止了
给博士口交。

    她玩弄似的舔趾着嘴角边的精液,还一边把下体流出的精液也送到嘴里品尝。
她用极具媚惑力的酥声说道:「知道我为什幺又被人称为窈窕女巫吗?因为我啊
……最喜欢吃男人的精液了。门口的那些白骨,统统都是被我榨干的年轻小伙哦
……」这幺媚人的声音,博士却听得直发冷颤。他唯唯诺诺的低头哈腰,不敢再
有多余的想法。

    她吐出嘴里的精液,又伸手到下体掏了掏,从小穴和屁眼里挖出一些精液。
她拿出一个水晶球,把精液涂抹在水晶球上。嘴里吟唱着未知的咒语,透明的水
晶球发出了光芒,渐渐显示出一副图像。

    小镇上,怪物手拿农户家里抢来的铁钩,疯狂屠杀着居民,鲜血洒满了大街。
怪物正站在马路中央,大口喘着粗气。它发出一阵猪叫般的笑声,得意的品尝手
上的鲜血。突然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让他回到格格森之屋。它也不犹豫,
小跑着回到了森林里。

    此刻已是半夜,怪物回来至少要到第二天清晨。而做完这一切的女巫,放松
地躺在了椅子上,大大的敞开双腿,任由博士看到自己淫靡的肉穴在潺潺流淌着
精液。博士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尽管他兴奋得直吞口水,但不敢有任何轻举妄
动。

    「你知道吗,主人好久没有品尝过生命力如此旺盛的精子了,它们在主人的
肚子里游来游去,不停围住我的卵子,拼了命想往里鉆……」女巫瞇着眼,不知
道是在梦呓还是和博士说话,用幽绵的声音轻声诉说着。「过来,奴僕。帮主人
看看里面的精子排干凈没有,没有的话用手帮主人抠出来。」女巫转过身子,趴
在椅子上,翘起她丰满圆润的洁白雪臀,两瓣臀肉中间是一道红红的裂缝,被操
得红肿的阴唇鼓得像两片大馒头,馒头中间流淌着稠白的混合淫汁。

    博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他掐了掐自己的脸,确定不是在做梦。他
伸出一根手指触碰到女巫的菊花,粉嫩的菊花先是微微一缩,随后在主人的旨意
下又张开来,露出一个手指大小的洞口。博士的手指在热热的直肠里上下抠弄,
鼓捣出好些他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女巫舒服的趴在椅子上,发出阵阵低吟,享受
着博士的服务。「主人的后门还从来没被任何人进入过,都只有主人自己用玩具
扩张过呢。你是第一个享受主人的菊花的奴僕哦~ 」女巫的话不知是真是假,总
之听得博士很激动,他的下面那根又硬了起来。

    「好色的奴僕,又硬了吗?你还没有品尝过主人的小骚穴吧,那幺不要客气,
把你的精子也尽情释放在主人的肚子里,让主人也感受下你精子的活力吧!」女
巫被博士抠弄得发起骚来,她兴奋得扭动起屁股,勾引博士的鸡巴进入。

    得到命令的博士毫不犹豫,把他那根细长的鸡巴插进了女巫的阴道里。得到
满足的女巫又叫出一声浪蕩的娇喘,长长的鸡巴一下就进入到了小穴深处,探寻
着阴道里面的秘密。阴道不由自主地夹紧了一些,把细细的鸡巴给裹得紧紧实实
的。博士艰难地在阴道内进出,每一下抽插都用尽全身力气才让鸡巴挪动半分,
紧窄的肉穴死死的吸住他的龟头,把他夹得十分爽,恨不得马上给这骚穴用精液
好好洗洗。

    随着博士一阵舒爽的叫声,第二发精液也发射在女巫的淫穴里。女巫感觉肚
子深处又被一股热流闯入,温暖的精子在她的肚子里打转,让她整个人都酥了。
她捂着嘴发出高潮的淫叫,下面的嘴也在吐着淫水,和精子混在一起变成了白浊
的黏稠液。射过精的博士拔出了瘫软的鸡巴,射进去的淫液从张开的洞口里冒出,
流淌成一滩浓浓的白水。

    女巫又挥手施了一道魔法,被操开的小阴唇逐渐合拢紧闭,把剩下的精液都
牢牢锁在了自己的淫穴里。她的手在阴户上下摸索,红肿的阴唇慢慢恢複粉嫩,
变得很原先一样紧致有弹性。做完这一切,她戴上自己的女巫帽,穿好黑色长筒
靴袜,放下遮臀的裙摆,又变回了那个风韵万千的窈窕女巫。只是她的脸上多了
一抹红晕,面色更加妩媚动人了。

    第二天清晨,小屋外,博士正站在那迎接怪物的回归。怪物看到了博士,脑
海里的声音告诉他这人就是创造出自己的「父亲」。博士上去热情的拥抱住怪物,
怪物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狂暴,安静地搂住相对它而言瘦小的博士。博士心爱地抱
住怪物,準备给它起个名字。怪物发出「噜噜」的猪叫声,又那幺霸气,不如就
叫路霸好了。「路霸,路霸!」博士兴奋地叫着怪物的新名字。怪物虽然听不懂,
但它也做了个高兴的动作,对博士竖起了大拇指。

    博士带路霸来到屋子内,路霸高大的身躯快要顶到木屋的天花板。见到了还
在熟睡的女巫,路霸的野兽本能有了反应,下面的巨大肉棒一下硬了起来。路霸
回头看向博士,像在征求他的同意:「路霸,想要!」怪物嘴里发出口齿不清的
声音,博士没有阻止也没有鼓励,就静静的坐在外边看好戏。

    看到博士默许了,路霸慢慢逼近了床上的女巫。它巨大的手掌单手提起女巫,
把她转了过去面朝墻壁。另一只手粗暴地撕开了女巫身上的裙子,露出女巫粉嫩
的阴唇。女巫被按在墻角动弹不得,粗暴的动作把她惊醒了。精通无数魔法的她
却挡不住最原始的力量,她无奈的看着粗壮的怪物阴茎靠近她的小穴,昨晚被怪
物蹂躏的小穴刚刚恢複,现在又要被插入。

    路霸的猪嘴吐着粗气,身上的鲜血味泥土味还残留在身上。女巫捂着鼻子忍
耐这股难闻的气味,就连见过各种奇物的她也受不了这股恶臭。看着女巫难受的
表情,路霸感到很高兴,它的巨根又变大了几分,它扶着手腕粗的肉棒,往女巫
紧致的小穴捅去。

    巨根无情地插入了小穴,没有任何的前戏,没有任何的湿润。女巫疼得流下
了眼泪,可路霸却毫不留情,兴奋地猪叫,大力进出女巫的阴道。女巫发出「啊
啊」的惨叫,听得路霸有些烦,它伸出一根手指,塞进了女巫的嘴里。怪物粗大
的手指仅一只就堵住了女巫的嘴,让她哀怨的呜呜叫着,让人听起来更加兴奋。
怪物般的阴茎在女巫的小穴里进出,把阴道撑得大大的,女巫从未享受过如此强
烈的扩张,还是在毫无準备的情况下。

    渐渐的惨叫变成了酥心的淫叫。路霸一下一下顶着阴道的最深处,女巫的宫
颈口回应着怪物的碰撞,一点一点的张开了口子。女巫瞪大了眼,她奋力吐出了
怪物的手指。沖着博士大叫道:「千万不要让怪物插到我的子宫里,这幺大的东
西会把子宫给涨坏掉的!」博士却躺在那装傻,说怪物是在给主人献上一天的晨
精,是对主人的尊敬。

    路霸发出了「哈哈」的笑声,他得意的挺动肉棒,它感觉到小穴里面又打开
了一个新的口子,它继续奋力的挺进。女巫被插得越来越舒服,她惊恐的看着交
合处,不停的和怪物求饶。怪物的阴茎越来越深入,半个龟头已经顶开了子宫口。
「求……求求你!哦,哦,啊,啊,不要再进来了,我的子宫里,嗯,嗯,已经
被你射进来过了。不要再进来了,哈,哈,不然真的要怀孕了!」

    身体的欢愉却在和女巫的意誌作对,宫颈口越张越开,怪物也放慢了抽插的
频率,专心的大力进攻,每一次的沖击龟头就更深入一点,女巫感受到宫颈口不
断地被龟头撑开,内心逐渐绝望。她带着哭腔,作最后的挣扎。「求求你,真的
不要再插进去了。哦,哦,啊,啊,我不想……不想被野猪内射,怀上野猪的种
子……」

    怪物尽情地享受宫颈口的形状,它扭动着巨根在小穴里摇摆,为最后的沖刺
作準备。女巫的小穴越收越紧,两侧不停的出水,把整个阴道里搞得湿湿滑滑的,
巨物在里面畅行无阻。它瞬间抽出了肉棒,整个的巨物突然在阴道内消失,扩张
的肉壁一下还来不及恢複,依然保持着肉棒的形状。

    女巫以为它想通了,决定放过她。她刚松一口气,身体一放松,怪物突然狠
力一插,整根粗长的肉棒尽根没入,怪物的卵袋都撞在了女巫的阴阜上。涨红的
龟头一下子顶开了尚未闭合的子宫口,整个的前端一下子全部进入到了子宫内。
女巫被撕裂的巨痛弄得撕心裂肺的叫了出来,她的双手脱力到墻壁都倚靠不住,
无力躺在了怪物的手掌上。

    龟头突破了两层关口,进入到了女巫肚子最里面的子宫里。可是怪物还不想
射精,他细细品味子宫里羊水的温暖,舒服了好一阵,才继续在里面动起来。龟
头穿过子宫颈在里面搅动起来,女巫觉得身体里的第二道门也被撬开了一样,粗
大的异物在温热的子宫里不停搅动。她只觉得体验到了极乐的新境界,脑子里已
经不去思考什幺了,让肉欲的本能支配自己就好。

    比阴道口还要细小一圈的宫颈口夹的怪物的肉棒异常舒服,巨棒在子宫里细
细腾挪,每一下的快感都比过之前在阴道里大进大出来得舒服。路霸大吼着发出
猪叫,把女巫的身子都操得跟着抖动起来。女巫感觉到怪物快要射精了,她失神
的淫叫着:「子宫……要被内射了,野猪的恶臭精液要射进我的子宫了,诶诶诶,
好高兴……让我怀上野猪宝宝……啊啊啊啊来了来了来了——!!」

    浓厚的精液从龟头里狂乱的喷发,一股一股的打在子宫壁上,昨晚才射进去
的精液还有剩余,新的精液又不停进来。小小的子宫内装满了巨大怪物的子孙后
代。女巫的肚子微微胀起,无数的小生命在她体内徜徉。射精后的怪物拔出了肉
棒,发出「啵啵」连续两声。无力的女巫瘫倒在床上,淫乱的小穴里潺潺流着浊
白的精液。此时博士也在撸动自己的鸡巴,他擡起昏迷过去的女巫,把鸡巴硬塞
到她嘴里,在她口中爆发了。女巫的屁股上,嘴边被射满了白白的精液,看起来
淫乱不堪。

    到了中午,女巫恢複了清醒。醒来的第一件事,女巫就对疯子二人组施了魔
法。她用魔法之力把他们捆在椅子上,自己在他们面前,脱下衣服开始自慰,把
二人看得欲火直冒,肉棒硬得老高了,可是双手却不能撸,心中像猫抓似的痒死
了。

    女巫一边自慰,小穴里一边还流淌着早上路霸射进去的精液。可是只有少少
的一些,大部分都被子宫吸收掉了,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怀上。女巫对着二人的阳
具吹了一口气,阳具立刻膨胀变得巨大,大到不成样子,都快挡住博士的视线了。

    博士惊恐的求饶起来,女巫只是冷冷一笑。她又吹了一口气,博士感觉自己
突然好想射精,一种强烈的沖动传来,肉棒一跳一跳的,发出了射精的信号。可
是龟头里却什幺也没有射出来。那种强烈的射精感依然还在,过了一会儿,肉棒
又开始抖动着「射精」,可是依然什幺也没有。这就样持续了好久,博士内心的
那股欲火被点燃得旺旺的,就是发泄不出来。

    他哭泣着哀嚎,祈求女巫放过他。女巫没有再看他一眼,她只是说:「我要
出去办点事,天黑后回来。我回来之前,你们就一直这样!」女巫走了,留下博
士和路霸面面相觑,鸡巴持续抽动着,每隔一阵就「射精」,把这个疯狂的科学
家都折磨得哭天喊地了。路霸不会说话,只知道不停地哼哼表达它的难受。格格
森小屋迎来了最吵闹的一天。

    走出了格格森小屋,女巫有些难受的弯着腰捂着肚子。虽然她知道和奴僕建
立生命契约的过程就是让奴僕的生命精华和自己的孕育温床相结合,说白就是让
精液射进她的子宫里。这样才能让她真正掌握奴僕的灵魂,为她战斗至付出生命。
可是她原本是想在自己主导下施展催情魔法让自己能愉快的享受,万万没想到她
被猝不及防的来了一手强暴,虽然一开始很痛苦,但是后来身体竟然自动变得愉
悦起来,竟然配合起怪物说出那些淫蕩的话。她摸着自己的内裤,想到怪物那异
常粗大的肉棒,下面又变得湿湿的起来……